文房文化出版社
福地出版社
桔子工作室
彩虹森林工作室
福人居工作室
小文房
經典套書專區
得獎記錄
學習單下載

 
飛越青春的翅膀
我想我們心中的問題學生大概就是從骨子裡壞到極點吧?但這本書讓我改觀:社會的問題學生其實都有善良的一面,只是他們都像保護傘一樣保護著自己脆弱的心靈。 ...
你現在的位置在:桔子工作室>>成長勵志>星願奇蹟
系列編號:
成長勵志18
作者:
費艷萍
出版日期:
2009-08-01
定價:
$200
ISBN:
978-986-6982-98-9
優惠價:
200
優惠期間:
立即購買 評論本書 轉寄好友
得獎紀錄 學習單下載



  對著浩瀚的銀河許願吧!祈求星星能夠帶領我們找到爸爸、媽媽所在的地方……
 
  因為小時候一連串不幸的巧合,中寶被村民視為「被惡魔詛咒的孩子」;由於父母下落不明,中寶寄住在伯父家。他總是會牽著童年玩伴小蚯蚓的手,趁著夜深人靜、大人都睡著的時候,一起偷溜到距家一里外的山上對著星空許願。即便伯父、伯母視他如己出,在中寶內心深處,還是渴望能擁有完整、溫暖,和爸媽一起生活的家。
   
  如果我們能像老鷹脫去舊桎梏,長出新的身體一樣,就能實現所有的夢想!
 
  上了小學的中寶,因為太直率、頑皮,作出不少令老師頭痛不已的事;村裡流傳的種種傳說和不怎麼樣的成績,更讓許多同學對他抱持著鄙視與敵意,然而,中寶仍然秉持著善良、勇敢的天性行事。他對患有自閉症的小蚯蚓呵護備至,不容許任何人欺負她;為了不讓同學看輕自己,中寶與資優生李子明定下在月考中獲勝的賭注;新來的轉學生終日鬱鬱寡歡,中寶試著探詢他的心聲,卻發現原因與他的媽媽有關,而且小蚯蚓似乎是解決問題的關鍵者……中寶能夠撥開層層迷霧,讓溫暖、燦爛的陽光,照亮自己與小蚯蚓的未來嗎?
 
頁數:224頁
開本:14.5cmx21cm(25開)

2  3  4  5 

被惡魔詛咒的孩子

  夜晚的山邊,寂寞得像座銀河系,長長的掛在天空。然而,走到山上,俯瞰商業區燈火輝煌,一條條滿是商店和車輛的道路,在眼底閃爍著光芒;又覺得原來這世界並不寂寞,它的繁華是躲在山的另一邊。
  這些天,只要過了子夜十一點,當大人們都睡著了,柳中寶就躡手躡腳的下了床,跑出家門,走到隔壁的小蚯蚓家的窗邊,輕輕的呼喚一聲:「喂!小蚯蚓!」
  神奇的是,只要中寶一聲輕喚,即使在睡夢中,小蚯蚓也會立刻醒過來。
  看到中寶站在窗外,小蚯蚓總是笑著翻身而起,輕手輕腳的走出屋外,和中寶會合。
  中寶這些日子總是牽著小蚯蚓,慢慢走到距家一里外的山上。為什麼要到山上去?因為走到山邊就可以看到外面世界那輝煌的燈火。
  中寶倒不是羨慕外面世界燈火輝煌的美麗,而是最近好幾個夜裡,他都夢到遠遠有棟屋子,屋外亮著一盞黃澄澄的燈,屋裡坐著一對夫妻,這對夫妻好像就是他的爸、媽,他們正在等著他回去。
  這個夢占去中寶這些天所有的思緒,所以從開始放暑假這兩個禮拜以來,每天子夜十一點後,趁著大人們都睡著了,中寶便帶著小蚯蚓一起走到山上,坐在石階上,望著山的另一邊,那一處閃閃發亮的燈火。
  中寶總覺得山外那邊有個神祕的地方,這個神祕的地方,藏著他夢裡的那對夫妻,中寶執著的認定,他夢中的夫妻就是他的爸爸和媽媽。
  夏天的夜晚,山上顯得特別安靜,只有風清涼的吹送著;月亮和星星悄悄的掛在天上;紡織娘和金鐘兒唧唧的叫聲清晰可聞。
  接連一個禮拜,中寶天天晚上帶著小蚯蚓到山上來,小蚯蚓坐在石階上,中寶則是不停的動來動去。
  最近他在電視上看到前翻、後翻的表演,所以他總是蹦來跳去的在小蚯蚓面前練習翻滾。當他累了,就會走到小蚯蚓面前低聲的問:「小蚯蚓你看我前翻、後翻的功夫有進步嗎?」
  這時,小蚯蚓總是看著天空,或看著山那一邊的燈光,根本不理中寶。
  中寶早就習慣了小蚯蚓的反應,他一點也無所謂的坐到小蚯蚓身邊:「你看!天上有月亮也有星星耶!」
  小蚯蚓仍然看著遙遠的地方,對於中寶的話一點反應也沒有。
  中寶又會拍拍小蚯蚓的肩,指著漆黑的天空:「星星是你,月亮是我,你知道嗎?」
  此時,小蚯蚓把臉轉向中寶,並重複著中寶的話:「星星是你,月亮是我,你知道嗎?」
  中寶聽小蚯蚓重複答話的時候,就會大聲的糾正道:「不可以重複我的話,要回答我『是』,還是『不是』!」
  這個時候小蚯蚓還是會跟著回答:「不可以重複我的話,要回答我『是』,還是『不是』!」
  每當小蚯蚓重複著中寶的話的時候,中寶就會不自覺的聳聳肩,並抬頭看著遠方的星星,學著星星眨眼睛,星星就像圍著他們的美麗天使。
  「小蚯蚓,你聽過我的夢,你相信我爸和我媽在遙遠的地方等著我嗎?」
  不知道是不是聽不懂中寶說的話,小蚯蚓無聲的點頭,並且依舊回著那句:「星星是你,月亮是我,你知道嗎?」
  中寶聽到小蚯蚓不對的回答,又會耐性的糾正道:「小蚯蚓你回答得不對,你要說『是』,還是『不是』!」
  小蚯蚓每次都會不停的點著頭。
  中寶又會糾正小蚯蚓道:「不可以點頭,要說『不是』,還是『是』!」
  小蚯蚓就會點點頭說:「是。」
  怕小蚯蚓的答案是隨便敷衍的,中寶又會大聲而殷切的解釋著:「小蚯蚓,這是很重要的事,等我長大,我們就可以出門去找我爸、媽了,你說一次,『是』,還是『不是』!」
  小蚯蚓有時被中寶問傻了,就只有怔怔的看著中寶。
  中寶歎口氣,耐性的再解釋:「小蚯蚓,等我長大,我們就可以出門去找我爸、媽了,你只要回答『是』,還是『不是』就好了!」
  小蚯蚓高興的點著頭,學著中寶的話:「小蚯蚓你只要回答『是』,還是『不是』就好了!」
  「不對。」中寶慢慢的教著小蚯蚓:「你只要回答『是』,還是『不是』,不可以重複我的話,你要說『是』,還是『不是』!」
  小蚯蚓好像懂了,她馬上點著頭回答中寶說:「不是。」
  碰到不是中寶要的答案,中寶馬上會反過來問:「小蚯蚓,我問的話很重要,你再重新回答一次,等我長大,我們就可以出門去找我爸、媽了,『不是』?還是『是』?」
  小蚯蚓又會點著頭說:「是。」
  中寶聽到小蚯蚓說的是自己要的答案,就會滿意的仰天大笑,似是一種自我滿足的快樂。
  「小蚯蚓,我們總有一天要長大,等你長大了,我也長大了,星星、月亮還是掛在那兒,大伯母說星星、月亮永遠不會老,它們會帶著我們出門去找我爸、媽,你高興嗎?」
  小蚯蚓看著中寶,只是一個勁兒的點著頭。
  中寶看小蚯蚓只是點頭,又會有耐性的糾正:「小蚯蚓,你不可以只點頭,要開口講話,這是我們長大以後,要做的最重要的大事耶!」
  當小蚯蚓不想再回答中寶任何話的時候,她會很制式化的答一句台語:「火車已經到車站了。」
  小蚯蚓每次這樣回答,中寶就知道他們該回家了。
  迎著夜風,中寶再次牽起小蚯蚓的手:「我們回家吧!星星、月亮、貓頭鷹都要回家了,我們不回家,就會被大人發現了。」
  小蚯蚓再次點點頭,還是回答那句台語:「火車已經到車站了。」
  中寶牽著小蚯蚓慢慢的走下山坡,山邊的銀白色路燈,不僅將中寶和小蚯蚓小小的身影拉得長長的;也映照著中寶那企盼長大,能夠浪跡天涯尋找爸、媽的夢。
  為什麼那麼喜歡拉著小蚯蚓在水漾月光下講述心事,中寶也不知道。只是長久以來,中寶覺得只有對小蚯蚓說心事最安全,小蚯蚓絕對不會把他講的話,告訴別人。
  中寶告訴小蚯蚓的話,小蚯蚓也不會給他任何意見,最多也只是說一句:「火車已經到車站了。」
  而小蚯蚓這句:「火車已經到車站了。」其實也不代表什麼意思。
  因為小蚯蚓的阿嬤在小蚯蚓小的時候,總喜歡帶她到火車站看火車,等到阿嬤要帶小蚯蚓回家的時候,總會說上這一句話:「火車已經到車站了,回家了。」
  所以這句話「火車已經到車站了」,成了小蚯蚓長大後說得最溜的一句話。
  小蚯蚓或許也不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,在她的語彙中,就只有這句話表達得最好、最完整。
  中寶快九歲了,他從沒見過爸爸和媽媽,他和大伯、大伯母住在一起,大伯家有大寶哥哥和蘭花姊姊。
  大寶比中寶大六歲,要升國三了,或許是因為個性和青春期的關係,大寶最近不斷長高,個子已經長到了一七三公分,他最煩惱的是長了滿臉的青春痘。大寶在家很少開口講話,也從不理中寶,就像家裡沒中寶這個人一樣。
  蘭花大中寶五歲,開學升國二,蘭花個子不高,有些微胖,她是家裡面對中寶最有耐性的人。
  中寶多大被送到大伯家來的,他不知道,聽村子裡的人說,中寶的爸爸是個浪跡天涯的浪子。
  為什麼他爸爸要叫「浪跡天涯的浪子」?中寶從不知道,問家裡的人,也沒人回答他這個問題。
  至於中寶的媽媽,中寶只聽阿六嬸婆說過,他媽媽是個大美人;其他就再沒聽到任何人說起過媽媽。
  沒上學前,中寶每天光著腳、掛著兩行鼻涕在村子裡亂晃。
  中寶記得那時阿六嬸婆住在村尾,全村也只有阿六嬸婆對他最好。阿六嬸婆每次看到他一個人在外面閒晃,就會帶他回阿六嬸婆家,拿些糖果和餅乾請他吃,並且還說些好聽的故事給他聽。
  只有在阿六嬸婆的面前,中寶覺得自己是個真正的「寶」。
  聽村子裡的人說,阿六嬸婆是中寶媽媽的乾媽。
  中寶曾拿這個問題回家問大伯和大伯母,卻沒一個人理他。
  有一次中寶偷偷問蘭花:「姊,你知不知道阿六嬸婆是我媽的乾媽?」
  蘭花搖了搖頭:「阿六嬸婆是菩薩再世,咱們村子裡每個人都是她的乾兒子、乾女兒,所以你自己說阿六嬸婆是不是你媽的乾媽?」
  這樣的答案,聽得中寶頗為不滿:「你不知道的事,可不可以不要回答,或者是去問過你媽再回答,幹麼胡亂的回答我?」
  蘭花瞪了中寶一眼:「你要害我挨罵喲!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們家百無禁忌,就是不可以提你爸和你媽!」
  中寶一臉失望的看著蘭花:「奇怪呢!我爸、媽又不是魔鬼,為什麼不能提?」
  蘭花聰明的故意轉移話題:「我問你,你有沒有問阿六嬸婆,她是不是你媽的乾媽?」
  中寶一點表情都沒有的點點頭。
  蘭花又大剌剌的問:「阿六嬸婆怎麼說呀?」
  「每次問她,她都一直點頭、一直笑;我怎麼知道她說的是不是真的?」
  蘭花撥了一下中寶那頭披頭散髮:「如果你喜歡阿六嬸,你就當她說的是真的就好啦!」
  中寶早已習慣了在大伯家不可以提他爸爸和媽媽的事實,這是為什麼?中寶也不知道。
  在時間一點一滴流逝後,中寶的好奇心不僅沒有消失,反而更強烈了。
  每個人都以為中寶漸漸長大,他不再問起他的爸爸和媽媽,是因為怕大伯和大伯母生氣,其實事情完全不是這樣。主要是中寶一年級第一天新生報到,看到人家都有爸爸、媽媽陪著去學校,他卻只有大寶陪著到學校。
  所以在回家的路上,中寶哀怨的問大寶:「哥,為什麼人家都有爸爸、媽媽?我的爸爸和媽媽呢?」
  大寶因為不知道怎麼回答中寶,所以沒理他。
  大寶不回答,中寶在放學的路上,就一直問。
  最後大寶被問煩了,就狠狠的飆了一句:「你爸、你媽就是因為生下你這個被惡魔詛咒的孩子,所以才要避得遠遠的,不提他們還好,硬要提他們,只會提醒人家,因為你是被惡魔詛咒的孩子,所以你爸、媽不得不避得遠遠的。」
  中寶不懂大寶為什麼要這麼說話,因為外面的人說這種話,中寶不能不接受,他覺得外面的人不了解他們家的事所以亂說。
  可是大寶是他的堂哥,卻也說這種話,這話著實在中寶心裡埋下了很大的陰影。中寶雖然沒有恨大寶,卻再也不在任何人面前提他爸爸和媽媽了。
2  3  4  5 

回上頁 回到頂部

立即購買 評論本書 轉寄好友
加入會員
忘記密碼
記住我的帳號
一起吃,最好吃(合作分享...
一學就會!超簡單漫畫技法...
鬥智的求救遊戲
不喜歡下雨天
色鉛筆畫超萌小動物2
龍騎士大冒險 (注音版)
黛兒公主的魔法寶石 (注...
奇案揭密—檔案簿精選 T...
戰機風雲
神祕溼地大探險:從蚵田到...
> 林亦特部落格
> 劉曉慧部落格
> 秦儀部落格
> 曾葆賢(登蘊雅)...
> 王力芹部落格
> 曾景輝部落格
文房福地論壇
本站客服資訊
文房書友投稿專區
文房電子報訂閱管理
關於我們 人力召募 書目下載 合作提案 線上客服 公關行銷
建議最佳瀏覽器 Internet Explorer 6.0 或以上的版本 解析度請使用 1024*768 ■ 版權所有,禁止轉載 ■
111台北市士林區大南路389號3樓
© 文房福地資訊網版權所有 DESIGN BY IDEAR